为什么人类总是喜欢给自己找理由呢,现实世界是对理念世界的模仿

来源:http://www.cirsun.com 作者:医学科学 人气:199 发布时间:2019-12-31
摘要:“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生活中有这么一种人,在你眼里看来,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有问题的,事实就是这样子的。他们总爱找一些理由来说服你,或者说服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生活中有这么一种人,在你眼里看来,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有问题的,事实就是这样子的。他们总爱找一些理由来说服你,或者说服自己。有些时候,你会觉得对方的这种行为和理由非常可笑。

哲学的世界框架

亚里士多德据说17岁就跟随柏拉图学习,直到老师逝世后方才离开。随后创立“逍遥学派”(因其喜欢边散步边讲学)及对老师柏拉图的思想进行批判,严肃且不留情面。众人指责他不尊师恩后他抛下这句留在历史长河的话。

 比如说,昨天傍晚回家,我在厨房洗碗,我母亲说他的脸有点肿起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化妆品过敏,其实她自己也明白,我就故意说,这是怎么了,你吃了什么呀?她说没有,那是为什么呢?我说,是不是你抹了不该抹的东西。于是她就大声叫了起来,怎么可能呢?我的这个化妆品是很好的。肯定是昨天你烧的鱼太腥了,我吃了过敏了……面对这种场景,我只能笑笑……

哲学是什么?

老师柏拉图被批判的思想里,理念世界观是首先当冲的。如我在介绍柏拉图文章里所说,他认为世界上每一种事物背后都存在着它的理念,所以同时存在着两个世界,理念世界和现实世界,现实世界是对理念世界的模仿,是有缺陷的。为此他打了个流传千古的比方,把理念世界比作洞穴外的太阳、草地和牛羊,洞穴里的动物道具则是现实世界,用火光映照下留在墙上的影子则是模仿现实世界的艺术作品,是最为低级的存在,给奴隶们看的。亚里士多德受这种教育成长的,但独立思考多年后意识到理念论的荒谬,像这种在其中浸入良久,长期反思后的批判往往是非常深刻的。亚里士多德表示:当我们说起一种事物背后的理念时,这个理念的意识是我们观察个体事物后的抽象提炼,是和客观事物分不开的,现实事物和他的理念是不能分开而互相独立。如果分开会造成两种荒唐的情况:

  我就在想,为什么人类总是喜欢给自己找理由呢?自己明知这件事情发生的根本原因,他们总是避而不谈,总是要从外界因素来找问题,而不会从自己的身上找答案,而是越是底层人员,越是小孩子,这方面的表现能力就越强烈。今天的文章就和你来分享一下,人们总是爱找理由的科学原理:

哲学就是“爱智慧”。

1      当我们研究某种事物时,除了研究它在现实世界的实体,还得研究它在理念世界的实体。这个不是事倍功半吗?把世界的个体存在极度复杂化,让人类在研究学问上 进步的空间小的可怜。

第一、模块一致

人在世界上犹如一粒微尘、一株芦苇,尽管渺小的微不足道。但是,人是一株”会思想的芦苇”。

2    打比方说苏格拉底是一个具有理性特征的人,那么苏格拉底这个个体上,就同时存在着两种理念实体,乃人的理念实体和理性的理念实体。也就是说苏格拉底既要模仿人的理念,也要模仿理性的理念,在客观存在的个案中,造成现实和理念数量都不对等的荒唐。

 还是要回到我们之前一直谈的大脑的“模块说”,我们人类的大脑由三个部分构成:身体、情感、认知,仅仅这三个构成是不够的,更为重要的是,这三个模块,他们是相互配合的,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无论他们做什么样的行为,表示什么样的情感,他们要表现出一致性,前段时间,我写的一篇文章,“人性:避免不一致性” 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为何思想?除蔽?有人说思想是为了接触困惑、满足好奇。但笔者认为,思想的目的 是消除对”恶“的恐惧,使心灵归于宁静。


  也就是说,我们人类对于身体模块、情感模块、认知模块,三大模块,他们都必须要保持一致,在这篇文章中,我提到过认知与事实一致性,认知和行为一致性,认识与情感一致性,认知与认知一致性,情感与行为一致性,只要他们保持一致性就对了。

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从中国的老子、孔子到印度的佛陀到西方古希腊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无不在围绕几个问题在思考、在探求。历来哲学的问题不外乎以下三个问题,即:

用罗素在《西方哲学史》的话说,柏拉图是热情的,而亚里士多德是审慎的。后者用严谨的态度构建了从未有过的庞大的学问体系。

   那有的人又会问了,为什么要保持这些一致性呢?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说,这个是我们基因给我们大脑设定的程序,为了能够让原始那么恶劣的环境生存下来的本能。从自我的角度上来说,其实就是为了能够让自己保持更加的舒服,一旦保持一致就会感觉到非常舒服;从听众的角度上来说,其实就是为了能够保护自己,进而欺骗别人的一种方式。比如说,今天早上我咨询我们班级的生活委员,问他,今天早上的卫生有没有安排好,她告诉我的理由是,黑板上没有写上值日生名字,她就安排,其本质的原因,她就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她自己身上。

世界的第一推动者是什么?

亚里士多德认为:世界上所有的学问总共分三大类:1 理论哲学  2 实践哲学  3 艺术

   因此,人为了能够让自己更加的舒服,更好的欺骗别人,就会更自己找个理由,从脑科学的角度上来说,也就是基因为了能够让我们更好的生存,保持模块一致性的方式和方法。

人类能不能认识世界?

理论哲学也分 第一哲学和第二哲学,第一哲学也是他所命名的形而上学 Metaphysics。为何排第一位呢?因为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即是在问事情怎么样之前先问该事物是什么,即对事物的存在,这个巴门尼德式的存在的本身的研究。可称为存在论,后人也称其为本体论Ontology,第二哲学则为物理学、天文学和动植物学等自然科学。

第二、关注事实

人类的命运如何?

实践哲学则为伦理学政治学以及心理学,艺术则为文学诗歌。像如今属于艺术范畴里的绘画雕塑,在希腊古典时期是为低贱的技艺,是奴隶的工作,登不了学问的殿堂。

   当我们知道我们总爱给自己的行为找理由时,并且这些理由没有任何事实依据,是人的想法模块为了能够让自己舒服,来编出来解释话语。一旦你有了这样的认知时,我们应该怎么办?

考虑到每当我们一思考,就会陷入某个哲学家思想的泥潭而不自知,故笔者将不作论证性的工作,仅仅就 自己所思付诸纸笔。毕竟思考才最重要。

亚里士多德不光在前人的地基上搭建了自己的哲学大楼并分好房间,连房间里的内容也是他填充的,除了形而上范畴里,后人对于他和柏拉图的分歧还有争议和探讨,在其他领域亚氏无一成为绝对权威。统治西方一千余年,在文艺复兴后,人类每一次重大的进步都是推翻了亚氏的某种观点,难怪给我们灌输科学发展观地教科书上都是“亚里士多德错了、又错了、又错了”的文字。

   前段时间,我一直在谈论这么一个观点,就是当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我们要屏蔽大脑的模块系统的干扰,特别是情感模块系统的干扰,将注意力投入到真实的现实世界中去。一样的道理,我们知道有这么一个天性的缺陷时,我们就应该将注意力投入到真实的问题上面去,真正的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而是这里的分析问题,不是给自己找理由,而是要从科学依据,理论基础、目的动机的角度上去找答案,并思考其解决问题的办法,最终用自己的智慧去解决问题。

笔者认为,哲学的世界框架如下:

在这篇文章里,我将重点讲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也就是他的第一哲学,再简单聊聊他对伦理学的看法。           

   比如说,当领导安排一个不是本职上的工作时,你会自动的觉得这又不是我的工作,为什么要叫我干,我的事情已经很多了,这个仅仅是你的大脑的想法而已,若是你将注意力投入到真正的事情上面去,你会思考在做这样的事情过程中,你学习到了什么,你有没有更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有没有创新的思维等等。

运动生灭律


  还是我之前的那句话,这需要你要做自己的主人,你要学会领导我们自己,不要受到我们大脑的想法模块系统的干扰,将注意力投入到真正的事情,真正的问题中去。

非人格的上帝——宇宙律——

                     

  总之,今天的文章和你分享了为什么你总会找理由的两种原因,让自己舒服,欺骗别人,以及我们要学会领导我们自己的大脑,将注意力投入到真正的事情中去,去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期待今天的文章能够给你带来一些价值。

自然律

“存在是什么?”是体现亚里士多德思想高度的发问,在他之前的哲学家从来没有问过这个问题,巴门尼德说存在者存在,非存在者不存在,德谟克利特说原子和虚空是存在的,柏拉图说现实和理念同时存在。他们都把“存在”当作直觉理解下的概念默认接受了,从未追求存在本身是什么?亚里士多德石破天惊的提问把人类的思考拉高一个维度。

自然律——自然法则、社会法则{生存律(经济发展律、善律(道德律、政治律、法律、求知律}

亚里士多德老师的老师在追求学问时喜欢用下定义的方法,这点亚式也学到了,他更为一个下定义的好手。“人是理性的动物”就是其经典的定义,这样“种+属差”的办法是属于形式逻辑范畴内,给后人留下宝贵的思考方法论。“种”是为其要下定义的事物找一个更大的范围,比如人与动物。“属差”则是在这个范围内,此类事物与其它的不同之处。乃为理性,是鸡马牛羊所没有的。但问题来了,存在这个概念无比广阔,在第一步找到它所处的更大的范围这一阶段就遇上了麻烦,有什么比存在还大呢?既然宏观的方式做不到,亚式就采用微观的观察/分析/分类的方式去一步步摸索存在的定义。

道德律——崇善*抑恶

亚里士多德表示存在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偶然的属性,称为偶性。还有一种是必然的属性。当我们说这个人是白色的,这是一种偶性观察。因为如果他跑到海边,就可以晒黑。他具备了变黑的可能性。世界上绝大多数日常事物都呈现出偶性的存在,也就是说当它们发生变化时,并不影响事物的本身。例如诚实的人变欺诈,并不影响他还是一个人。而必然的属性则更为重要,因为当具有必然属性的特征,其事物则有,如果没有必然属性的特征,则事物就没有。所以必然的属性是存在物之所以存在的根据。而必然的本质,据亚里士多德观察,为十个范畴:

政治律——政治家——内:参天地之变化、与民为善{这是一切以国民利益为重};外:战争/和平{这是为所属国的国民争夺生存空间、生存资料及发展力量}

实体、性质、数量、关系、时间、主动、被动、状态等,拿数量来打比方,比如当我们可以说一个人有1米高,2米高。但如果一个人没有身高这个量级,说明这个人不存在。这些范畴都为存在所必须具有的,其中实体则最重要最基础,如果说一个东西为一个东西,那它就是一个实体,否则就不是一个东西。实体的范围包括物质的、精神的、具象的、抽象的,只要是存在的,就无所不包。所以亚里士多德极度谨慎的将形而上的研究推进到了对于实体的研究。他提出了三个问题:1 实体是什么?2 构成此类实体的原因是什么?3 实体是如何生成的?

法律——赏善/罚恶、管理社会的、相对不变的规则;

本文由名仕亚洲官网发布于医学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什么人类总是喜欢给自己找理由呢,现实世界是对理念世界的模仿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