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伤冬期望暖春,猪在临死前领悟了一个道理

来源:http://www.cirsun.com 作者:医学科学 人气:98 发布时间:2019-12-31
摘要:文 | 花开半夏香如故 我家里养了一头猪,随着它渐渐长大,每天的喂食量也不断在增加。那时候,我正在读经济学,根据猪的理性预期,于是我给它画了一条这样的曲线: 图片来自网

文 | 花开半夏香如故

图片 1

我家里养了一头猪,随着它渐渐长大,每天的喂食量也不断在增加。那时候,我正在读经济学,根据猪的理性预期,于是我给它画了一条这样的曲线:

图片来自网络

距开始背单词的那一刻已过去304天,距考研也过去14天,但发现自己已形成一种背单词的固定模式,再也舍弃不下。

猪的理性预期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上一章 | 曾经情深(1)

从2017年3月正式准备考研起,很多人都意识到英语的一大难关便是背单词。此前,我还从未有过坚持背单词的习惯,书买了很多,课听了不少,方法用尽无数,但就是无法坚持这枯燥乏味的任务。从新东方提出的10天搞定词汇的第五天举手投降,到从四六级阅读中摘词记忆的临时抱佛脚;从百词斩刚开始元气满满的打卡,到后来只记住图而对单词毫无印象的可笑结果,无一例外都拜倒在单词脚下。如今终于挨到考研,这一人生大事坚决不能被单词拖后腿。因此我打算“拼死一搏”,一定要想办法战胜这不可战胜的敌人!

虽然我知道在把它养肥之后,最终是要吃了它,但猪完全没有预期到这一点!在最后我用刀架在它脖子上的时候,它非常震惊,叫的非常大声。

6.曾经情深(2)

图片 2

猪在临死前明白了一个道理,这是经济学家至今仍不明白的道理,那就是:

寒冷的冬夜,没有什么比坐在厚厚的棉被窝里更舒服和温暖了。

在300天的摸索中,我逐渐总结出自己之前为何无法坚持,以及可以将背单词养成习惯的一些方法。相信大多数人和我的心路历程相差无几,因此我在这里与大家分享一下。鉴于看过很多参差不齐的方法,都只是机械的程序,而人是一种感情动物,不剖析人的内心,如何令人痛下决心改变自我?为此,本文的目的是想让读者真正了解自己潜在的心理,指出背单词痛苦的根源,进而找出适合“人类”运用的解决方法。

从过去获得的知识实际上顶多是无关痛痒或虚假的知识,甚至是危险的误导。

此刻的楚雪身体享受着温暖,而伤痛的往事让她的心里充满孤独和寒冻。

为何总是失败: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所有人都以为,今后不再发生毁灭性的战争了,但就像我家那头猪一样,它没有预期到意外(对我来说并不意外)的发生。

“我有过一段感情和婚姻,他叫田青阳,是我大学同学,大二恋爱,毕业后我们就结婚了”,楚雪缓缓的说到,脸上没有笑容,但很温和。

1.急于求成

很多因意外而死亡的人,大概临死前的那段时间里,都没有预料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事实上,如果预料到了,就可以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哦,我第一次见你时,和你搬抬东西时,我似乎看到你带过一个婚戒,后来没看到了,我也没好意思问。”

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背单词都是有目标的,比如要多长时间搞定四六级、考研词汇,几天词汇量增加到几千等。这种看似目标明确的方法却不太适合单词模块。很多人十分注重单词数量,而忘记单词一定会忘。一味追求量而不重视复习,致使很多单词虽然背过,但仍不属于自己,最后的结局是:长得面熟,意思全无。

在经济危机前,几乎没有人以为会发生全球性的危机,华尔街的交易员不知道,连当时的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也没有丝毫察觉,更别说普通的民众。

“恩,青阳是我遇到的最好的男人,真的,他在我眼里很帅,很阳光,也很有责任感和担当,对我也特别好。”楚雪嘴角微微上扬的说到。

2.无成就感

这些意料之外的事,黎巴嫩裔美国思想家纳西姆·塔雷伯称之为“黑天鹅”,就是在澳大利亚发现黑天鹅之前,所有人都以为天鹅是白色的,然而黑天鹅的出现,推翻了此论断。

“我们相识到相知到结婚到后来的一切,我永远无法忘记。”楚雪看着天花板,陷入深深的回忆,思绪被拖到13年前,他们初识那一年。

就是人们体会到最痛苦的过程:背了忘,忘了背。这种反复给人一种错觉:似乎任何一个单词都不在我熟记的范围内。即使背的再熟,都会有陌生的感觉。这种忘比记快的情况,根本不可能达到要求的数量。既然看不到希望,更别提成就感,每天的战斗不再是单词,而是遗忘。说白了便是自己与自己的战争,战的人心力交瘁。

“黑天鹅”的出现推翻了“所有天鹅都是白色的”这一论断,这个思想可以追溯到休谟,这位让康德彻底从独断论的迷蒙中惊醒的英国怀疑论者,提出了归纳论的不可靠性。也就是说,我的猪在临死前根据之前的经验归纳自己的饮食供给量会持续增加,而最后被抹脖子的时候,才成为了休谟的信徒,它在临死前的惨叫想要表达的意思就是“归纳法太不可靠!”。

大一入校,楚雪在报到交费处,遇到的第一个同届同学,就是田青阳。

3.认为背单词毫无用处

波普尔进一步将休谟的观念推到科学领域,也就是说一个科学发现不是需要证实其真理性,而是要通过不断证伪来获得其可靠性。我的猪在猪圈里通过观察其他猪突然消失,可以获得一种对食物供给量持续增加的怀疑,通过亲眼目睹(或亲耳所闻)同伴的肉走向我的餐桌,来否定自己的推断,这样它就证伪自己原先看法。

那时的她瘦瘦小小的,背着鼓鼓的双肩包,一手拖着箱子,一手半拖半拎着一个装被子的大包裹,这些负重超出她体重很多,和她瘦小的身材形成强大的反差,而这一幕,被同在报到交费处办入学的田青阳尽收眼底,他很吃惊这个瘦小的女孩如此强大。

有这种心理的朋友,想必被单词伤的不轻。若真认为无用,也不会尝到失败的痛处。这种感觉有些像“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自己背不会,便认为背单词一无是处,这种想法是否正确,不说您也清楚。要真无用,为何都倡导增加词汇量呢?

塔雷伯继承了休谟、波普尔的衣钵,将经验中的不确定性纳入研究,给我的猪指出了一条明路,告诉它如何避免不确定性“黑天鹅”事件的发生。为了对我的猪表示慰告,每次吃猪肉的时候我都会默念一下“黑天鹅,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

“嗨,你好,我是电子商务系2班新生,你是哪个系哪个班的?”田青阳很热情的问到。

因此,针对以上失败原因,我将给出自己对症下药的策略。

《黑天鹅》一书中,所要极力驳斥的是各个学科领域对于确定性的追求。特别是经济学中,华尔街和那些读过MBA的人,就喜欢将一种不切实际的理论应用于经济管理领域,实际上并没有使得经济变好,而且使得经济更为不稳定。

看着旁边阳光男孩和自己打招呼,楚雪腼腆的回复,“哦,你好,我是财务系4班的新生。”

适用方法

如何应对黑天鹅?

俩人各办各的,交完学费,填好新生登记表,在交费处办理完,按提示去后勤住宿处办理入住。

1.思想方面:

经济学界有个笑话,说是苏联阅兵,斯大林看到各个军种走过广场,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群西装革履的人,于是就问身边的赫鲁晓夫:“这个方阵是什么?”赫鲁晓夫回答:“报告伟大领袖斯大林同志,这些都是经济学家,我们准备把他们派到美国,用来搞毁美国经济!”

“你拿的东西这么多,需要我帮忙吗?我来帮你拿吧”,田青阳主动友好的说到。

首先一定要认真思考自己究竟需要多少单词量,以及背单词是否迫在眉睫。俗话说,人只有逼到走投无路,才会背水一战。如果只是到考场上当个炮灰,那量的多少无足轻重。如果想让自己取得高分,并深刻意识到考试的重要性,继而清楚背单词的紧迫性,才会更有毅力坚持下去。

不知道现在美国的经济学家是不是都是前苏联的特务,但他们的确把美国经济搞的不像样。塔雷伯不仅批判了像格林斯潘这样的美国经济管理者(那时候格林斯潘可是经济系学生的偶像),而且批判了诸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们的提出的“理想模型”。甚至建议直接取消诺贝尔经济学奖算了,在所有获得经济学家的人中,塔雷伯欣赏的人只有哈耶克和卡尼曼,而哈耶克更像是一位政治哲学家,而卡尼曼则是心理学家。

“哦,谢谢,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楚雪急匆匆的说。正准备转身拎起包裹,放下容易,再拎起难,她几下没拎起来,看着田青阳在看她,她脸上露出尴尬的红晕。

有人说背单词没用,这一点在某种程度上是有道理的。如果不阅读文章,没有相应的语境,只干巴巴的背单词,的确无用。因为一个单词很可能有十几个意思,如果不运用于实践,是不可能透彻认识与记忆的。而单词只是服务文章的工具,就如砖瓦服务于大厦,若只是数砖,这人一定很傻。但若缺少砖瓦的积累,就会成为海市蜃楼。所以在阅读文章过程中积累,再配合一些单词书籍或软件,背单词会起到很好的效果。

对于不可知的未来,塔雷伯只是提醒人们要关注它,而不是对其视而不见,我们无法避免天灾人祸,但至少可以在这些事情发生前有所准备。对我家那只猪来说,它可以做的准备可以是,故意拒绝进食把自己饿瘦,以延长被屠宰的时间。或者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拱掉猪圈咬断绳索,一跑了之。

“来来来,我帮你吧,我比你有劲,你拉着箱子吧,包裹我来扛着。”说着呼哧一下就扛起了包裹。

2.心态方面:


“哦,真的谢谢啦。”楚雪有点尴尬和感激的说。

要充分接受人类记忆方面的不足,即无论复习过多少遍的单词都会遗忘,只是早晚的问题。要抱着“单词虐我千百遍,我待单词如初恋”的心态迎接挑战,以一颗平常心去面对面熟的单词,安慰自己说:遗忘是正常的规律,即使apple、banana也不会有赦免券。不要因反复忘掉一个简单的单词而气馁,把这种常情归结为自己的无能。而要相信,只要是人类,就会面临和你一样的问题。也许在不远处,正有一个忘掉小学词汇的人在掩面哭泣。

猪的例子来自《黑天鹅》一书中的“火鸡”,本文中的引用也出自此书。

一路上,俩人沉默无语。办理了住宿,田青阳把楚雪送到女生宿舍楼下,等她分两次拿上去行李。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都会忘,那背它有何用?前文说过,虽然单词都会遗忘,但也有早忘和晚忘。一个单词复习一遍会完全没影响,复习十遍便记住它的长相,复习一百遍有可能50年一忘。这样的时间周期十分划算,因为你不可能把记忆传给下一代。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延长记忆时间,减缓遗忘速度。就如同世上的罪犯抓不完,但并没有因此撕毁所有的法律条文。

“真的谢谢你,同学,我上去了哈,再见。”楚雪说完正准备转身,被田青阳叫住了,“我叫田青阳,田野的田,青草的青,阳光的阳,你呢?”

3.方法方面:

本文由名仕亚洲官网发布于医学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在伤冬期望暖春,猪在临死前领悟了一个道理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