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值得将名额过多赋予女子,也正是它的算法会低估危害

来源:http://www.cirsun.com 作者:生命科学 人气:150 发布时间:2019-12-31
摘要:未来简史 读书笔记 叁 未来简史 读书笔记 伍 “昨天面试免试推荐的研究生,居然5女1男,性别比例失调,结果前三名还都是女的。根据以往经验,女生读研后继续走科研道路的十不足

图片 1

未来简史 读书笔记 叁

未来简史 读书笔记 伍

“昨天面试免试推荐的研究生,居然5女1男,性别比例失调,结果前三名还都是女的。根据以往经验,女生读研后继续走科研道路的十不足一,读研期间也少有专心学问的,大多混个文凭准备就业。免推生就这样拿走路了3个名额,正常考试的名额就只剩2个了,真为那些有心走学术之路的考生担心啊。”

图片 2

图片 3

这是浙江大学社会学教授冯钢一条尘封四年之久的微博,近期被网友拿出来重见天日,在互联网又激起了一丝波澜。

‌自然选择进化论其实也是生物算法的进化,比如一只胆小的猩猩,他遇到香蕉+狮子的时候,有可能他的算法高估了风险,然后就会饿死,然后形成这种胆小算法的基因也会随之灭绝;如果是只莽撞的猩猩,也就是它的算法会低估风险,则会落入狮子的口中,而形成这种鲁莽算法的基因也传不到下一代。通过算法自然选择,形成了稳定的质量控制。只有正确计算出概率的动物才能留下后代。

‌想达到超级智能,可能有多种方式,并不是每一种都需要通过意识。数百万年来生物进化一直顺着意识这条道路缓缓前行,但非生物的计算机却完全可能不走这条窄路,而是走向另一条通往超级智能的捷径。这就产生了一个新问题,智能和意识,究竟哪个才更重要?答案再简单不过,智能是必要的,但意识可有可无。

冯钢认为,当前研究生免推制度不完善,免推的女生基本都以混文凭为目的,不值得将名额过多给予女生。

‌成千上万年来,我们相信自己所有的行为和决定都有灵魂作出,但是找不出任何支持的证据,而又出现了更其他更详细的理论,所以生命科学已经抛弃了灵魂的概念。或许,心灵的概念也会像灵魂,神和以太一样被丢进科学的垃圾桶,毕竟没有人曾经用显微镜看到过所谓痛苦和爱情的体验,而我们对于痛苦和爱情已经有非常详细的深化解释,不再有主观体验的空间,说有永恒存在的灵魂,完全是臆测,但对于痛苦的体验则是非常直接而具体的现实。

‌未来的算法数学算法老师永远不会失去耐心,也永远不会罢工。就连医生也无法幸免 大多数医生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正确诊断疾病,制定最好的治疗方案,而同样的事情,算法只用几分钟就可以搞定,而且不会误诊,不会累了饿了甚至生病了,给出的都是最理想的疗法。

他之后解释道,“我从教三十多年到目前为止,我能带上来的女博士目前只有一个,其他所有女生在硕士阶段都走光了”。

‌话又说回来,我们真的能够确信计算机没有感觉和欲望吗?而且就算他现在真的没有,或许某天变得足够复杂了之后也能发展出意识?如果真的发生出这种事,我们又要如何面对?等到计算机取代了公交司机,老师,心理医生,我们怎么知道他是真有感情还是只是无意识的算法集合?

‌等到机械的算法,在教书,诊断病情和设计方面比人类更在行的时候,我们人类能做什么?这个问题很早以前就出现过,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就担心机械化导致大规模失业,然而这种情况在过去并未发生,因为随着旧职业被淘汰,会有新职业出现,因为总有些事情做得比机器要好。只不过,这一点并非定律,也没人敢保证未来一定会继续如此。人类有两种基本能力,身体能力和认知能力,在机器与人类的竞争仅限于身体能力时,里面还有数不尽的认知任务,可以做得更好。然而,一旦人类的记忆,分析,和辨识各种模式的能力上超过人类,会发生什么事?

图片 4

‌早在1000年前,可哲学家就已经发现,没有办法明确证明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事物具有意识。而且就算只把范围限制在其他人类,我们也只是假定他们有意识而无法真正确定。搞不好,其实全宇宙只有我自己能感觉到什么,而其他所有人类和动物都只是没有灵魂的机器人。或许,是我在做梦,而遇见的每个人,都只是我梦里的角色。又或许,我是被困在一个虚拟世界的里面,看到的一切都是虚拟的。---就跟我小时候的想法一模一样。

‌由于接下来的科技发展潜力极其巨大,很有可能就算这些无用的大众什么事都不做,整个社会也有能力供养这些人,让他们活下去。然而什么事能让他们打发时间,获得满足感,人总在做些什么,否则肯定会无聊到发疯。答案之一可能是靠药物和电脑游戏。

而后冯钢又在和网友的争辩中,说出了“历史证明学术界不是女性的地盘”这种话。

‌交流的方式,绝对不只有语言。就像其他动物,不靠语言也能感受,甚至表达出爱和恐惧。事实上,人类自己也常常不用言语表达,比如说在梦境里,我们可以不用言语就能了解整个叙事情景,而醒过来之后,要用语言重述却变得非常困难。所以说,语言只是表达的其中的一种方式,就像我们眼里的这个世界,也只是我们通过眼睛看到的,而这个世界还可以通过别的方式去感受和了解。

‌像民主选举这种自由主义的做法将会遭到淘汰,因为谷歌会比我自己更了解我的政治观点。我站在投票站里的时候,自由主义让我要听听内心真实自我的声音,选择能够反映我最高期望的政党或候选人。但生命科学却指出,我站在投票站里的时候并不真正记得上次选举以来这几年的所有感受和想法。此外,我还被各种宣传,公关手法和随机想法不断轰炸,很有可能扭曲我该做的选择。正如冰水热水疼痛实验,叙事自我到了政治领域一样会遵循峰终定理,忘了绝大多数的事情,只记得几段极端的事件,并对最近的事件赋予完全不成比例的高权重。

本文由名仕亚洲官网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值得将名额过多赋予女子,也正是它的算法会低估危害

关键词:

最火资讯